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- 新闻中心 - 师生风采 - 影痕
影痕
 稿件来源:网络建设办公室 发布时间:2012/7/3 0:00:00 阅读:1422
   路旁的黄刺玫又开得烂漫耀眼,一树树的开满这一条街,空气中弥漫着她浓郁的芳香。雨后的花显得更加娇美动人,就是那些叶也因了雨的润泽格外地充满生机。

    站定在一树花前痴想:这一树的花还是去年的花吗?这一朵还会是去年的那一朵吗?学过的科学告诉我说当然不是,可是,我真的希望它们还是旧相识,似那些候鸟,只是去哪里过了冬天又回来了。对着满树的黄花心中忽然多了几许伤悲。花开如昨啊,却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一天在课堂上,有个女学生问我写作的一些问题,我看着她青春的模样,看着她思索的目光,看着她求知的诚恳,仿佛看到当年的我自己,心里有一种感觉,好像是现在的我在给年轻的我讲解,发自肺腑,毫不保留。女学生听得认真,我也讲得用心,就如当年我的老师和我一样。角色没有变化,但扮演者发生了变化,尤其是我已经在演同一场戏中的第二个角色了。这在当年的我看来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啊,而现在在有一种幸福感的同时,我却在品尝着一种青春逝去的滋味。

    在唱着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盼望中,我们真就一天天地长大了,而过了一定的年龄,我们又会情不自禁地唱着过去的好时光。人呢,就是这样。但到底不是候鸟的来去,也不是开了又谢、谢了又开的花。

    春去春会回,花谢花会再开,而人生中逝去的日子却如何能回来呢?

    看着在灯下苦读的女儿,也会常常想起我学习的岁月。记得是在上初中时,我寄读在姨姨家,那时我竟然能奢侈地拥有一间自己的小屋。姨家的房并不宽绰,却有一个开着一扇小窗的小屋。小屋里有一张老式地桌,有一张床,屋里也堆放着一些家人的衣物。桌子是涂了土黄色漆的那种,岁月使它的颜色更加接近泥土,散发着古朴的味道。在地桌上有一盏台灯,也是很老式的那种,灯泡不似今天已经有了节能灯,是那种散发着柔和的黄色的日光灯泡,上面的罩已经看不清它原本的颜色了,有些白中带粉。桌子正好对着小窗。小窗自然很小,大概有半米建方,只能容一个大人伸出头去观看,却出不去,进不来,窗子不是玻璃,而是一扇小木门,在风雨中,那小木门也已是黑色的了。那时我十五岁,一个人在小屋里每天会学习到很晚,学到困时才睡,而我做起题来往往沉迷其中没有困意,所以大多都会在夜半吧。那时最喜欢春天了。小窗外是邻家的果园,一到春天,满园的杏花、梨花、海棠花竞相开放,清晨,打开窗子,真是好清香的空气啊,望去,只见一窗的粉色入眼,令人精神百倍!哦,那小屋,那桌子,那小窗,那一盏简陋却又很豪华的台灯,那不属于我却又陪伴了我的邻家果园的春色,这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,这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溶入了我生命的长河。

    逝去的日子原来在回忆里呀!只要我们的生命在,我们经历的日子的影痕就会在,它们封存在某一个角落里,不经意的擦拭,就会鲜活地回到我们的脑海。

 

    雨过地会湿,风吹树叶动,春天来了又走了,留下花红柳绿,燕舞莺歌……岁月流逝中,你我可曾留下些什么痕印呢?


        本文摘自:王雪光老师的blog
     http://guangqiyuan.blog.sohu.com/153121913.html


打印本页】  【关闭窗口